王秋杭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 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

NT$1,580.00

Image of 王秋杭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 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

1966年在中國展開的「文化大革命」是一場長達十年的政治運動,給人們留下了狂熱和動亂的記憶。在人手一本《毛語錄》的時代,個人主義受到壓制,人人都被鼓勵要投身於偉大的革命事業。當時,「自我批評」是政治正確的作法——一種被迫自我檢討、承認罪責的活動。但在集體主義飆張的烈焰中,年輕的王秋杭卻把相機對準了自己,顛覆性地表現自我。

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收錄了王秋杭在1966年至1976年拍攝的自己,以及他和朋友一起擺拍的肖像照。在這些拍攝於半世紀前的照片中,沒有精心布置的批判大會,沒有高舉的拳頭,也沒有旗幟。相反地,王秋杭的照片極具性格,展現出了玩世不恭、荒誕不經,還有彼時很少出現在照片裡的——一點「資產階級的放縱」。

王秋杭出生於1949年,也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那一年,他在杭州市長大。根據他的描述,他的父母都是高級官員,所以他的童年過得很幸福。他年少時,在一次國事訪問中,還曾被選去機場捧著鮮花歡迎朝鮮領導人金日成。不久之後,這個家庭的命運發生了轉變。1959年,王秋杭上小學時,父親在毛澤東清洗反革命知識分子的運動中被送去勞改營,他的父親被指控為「黨的叛徒」,而後自殺。

由於「家庭成分」不好,王秋杭上了黑名單,當不成紅衛兵和戰士,他找不到工作,連交女朋友都成問題。「所有通向愛的大門通通對我關閉,甚至包括我的初戀,」王秋杭在這本書的前言中寫道,「我絕望過,但我發現還有一種愛叫自戀。」他說,「我用照相機記錄下了這種愛。」

王秋杭用五塊錢買了一部基本款二手相機,那幾乎是當時普通工人一個月的薪水。在他無事可做的那段期間,為了找樂子,王秋杭和朋友們——其中很多也是被清洗官員之子——喝白酒、賭博、裝扮起來拍照。他們的道具包括葡萄酒杯和西式領帶——領帶是紅衛兵抄查資產階級家庭時沒收的。和那些東西合影是危險的,當時哪怕是對資本主義表示最輕微的同情都可能惹來麻煩。

幾十年來,王秋杭把這一系列照片保存起來,不敢公開。直到近年他才開始考慮公布這些影像。「我這樣做,是為了年輕時的王秋杭,」他說。「那時的王秋杭口袋裡沒有一分錢,但他的相機裡有膠捲。現在,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。」

《1966—1976我的自拍像》 | 王秋杭 | 新世紀出版社 | 2017年7月初版 | 72頁 | 精裝

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 | by Wang Qiuhang | Published by New Century Press | Jul. 2017 | First edition | 72 pages | Hardback

❒ 目前庫存售完,補書供應中
訂閱《攝影之聲》雜誌


Share

Image of 王秋杭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 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 Image of 王秋杭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 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 Image of 王秋杭《1966—1976 我的自拍像》 Cultural Revolution Selfies